被封掉的陳一發和盧本偉

我勒個wolege.com

因為游戲圈和社交媒體圈并不互相了解,所以可能很多關注我公眾號的人并不知道陳一發被封了,也不知道陳一發是誰。

今天,可能更多的人還在回味昨天吳亦凡的Diss Track,或者在刷闞紀分手的事情,但在我的圈子里,今天一整天,滿屏都是“陳一發真的要涼了”。

為什么?

因為一則視頻(目前視頻已無法觀看):
?

?
不用管這則視頻究竟有沒有被剪輯過,也不用管這視頻究竟是不是其他主播團隊發出來搞陳一發的。單就這幾句話,這幾個畫面,被傳播到官媒的時候,結局就已經注定了。

更別說這兩天,幾乎所有相關賬號都在討論這件事。

營銷號在說:
?

?
共青團中央置頂了在說:
?

?
有盧本偉的前車之鑒,江蘇網警的這條微博一發,其實所有人都知道,陳一發要涼了。
?

只是沒想到涼得這么快。

中午12點的時候,斗魚發公告說要求主播陳一發進行直播內容整改。
?

?
過了沒幾個小時,又追加處罰,表示封禁陳一發直播間,沒說多久,可能是幾個月,也可能就是永久了。


?
該罵的,其實官媒都罵完了,所以我說點別的。

我是個很愛看直播的人,但不是陳一發粉絲,如果真要說我看哪個主播比較多的話,一個是打《DOTA2》的OB戰隊,我比較愛看雕哥的直播。一個是SC2的星際老男孩,我愛看大哥打《魔獸》,還有一個是B站的王老菊,可惜怎么也找不到《仁王》的最后一期視頻。

直播這個行業,前兩年真的是風口。

我算半個游戲圈的人,可以說一些數據。

比如說之前找熊貓某知名游戲主播直播玩我們的游戲做廣告,一個小時的價格是8萬元。當然還有更高的,其他平臺有20萬、30萬,甚至還有報價50萬的。

一個小時50萬是什么概念呢。

2018年,北京市夏季求職期平均薪酬一個月是10000元(這已經是白領級了),那他們如果要賺50萬元,需要4年時間,更別說這是在北京。


?
所以才會有當時還不到20歲的嗨氏,一凍結就凍結4970萬元資產的新聞出來(當然抽成后不會有這么多,但也是天文數字了)。


?
前兩年這個行業全是錢的時候,隨便一個女主播進來,賣賣萌發發嗲,就算什么都不會,也能有每個月2萬~3萬的收入。說不定做大了,還能做成大主播,那可能一下就到人生巔峰了。

之前拜訪某大直播平臺副總裁的時候,正是直播最火的時候,他說:

“每個人在進來之前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火,之前在其他行業都做得不舒服才會來直播,所以你要說他們是帶著夢想進來的也對。其實我們推人之前也看不準,但真要火了,他們賺得比我們平臺多。”

陳一發也是一樣。

陳一發是個80后,重慶人,其實今年已經30多歲了,雖然看不太出來。

資料說陳一發的父母以前是重慶的老師,后來下海開過小超市但沒賺什么錢,陳一發本人在直播之前,從事建筑行業,不過確實也沒太大的成績。

2014年9月的時候,陳一發開始在斗魚直播。那時候她微博只有2000多粉絲,互動不多,不過在那會兒烏煙瘴氣的斗魚里,陳一發不太一樣,不搔首弄姿,反而像其他男主播一樣走幽默搞笑的路線,所以有了不少粉絲。

因為是建筑行業的,那會兒她還會用CAD去畫一些東西進行互動。


?

?
這里還有一個那會兒陳一發查房馮提莫的視頻,那會兒兩個人都不像現在這樣萬人追捧,馮提莫還不長現在這樣。

陳一發唱歌很好聽,尤其是中低音很有磁性,我在錄音棚聽過,也聽過清唱,沒得黑,唱功一流,甚至不太需要修音。

但最早我知道這個主播不是聽她唱歌,是看她和LONGDD還有謝斌開黑打《DOTA2》。


?
因為游戲打得好而且歌也唱得好,后來她還參加了DOTA圈的海濤辦的“游戲麥霸我最6”欄目。


那會兒陳一發坐在一個很簡陋的,辦公室改的演播室里,害羞地參加一個并不太大的節目

這其實也就是三年之前的事。

三年在其他領域可能不算什么,但直播領域不一樣,三年足以讓一個人徹底紅起來。要知道三年前斗魚的女主播還在賣胸露肉,最火的還是“斗魚三騷”那種類型的主播。

但現在你去看看,一個個都已經完全涼透了。
?

?
游戲、搞笑、親和力,這些當然都有,但是讓陳一發真正火起來的,還是她的歌聲,以及《童話鎮》。

《童話鎮》這首歌,現在在網易云一共有超過22萬條評論。

要知道吳亦凡這樣的頂級流量明星,最高的也只有45000條評論。周杰倫(雖然大部分因為沒有版權被下架了)這種華語樂壇的神級人物,最高的《布拉格廣場》也沒過10萬條評論。

這首歌被無數明星翻唱過,我印象最深的是硬核說唱詩人陳學冬在《跨界歌王》上的翻唱,注意聽后半部分……

所以你看到,自從《童話鎮》火了之后,陳一發當然也玩游戲,但是她的重心,還是轉向了音樂——參加比賽,錄新歌,做網易云音樂的電臺。

有一次,我們和陳一發有一個合作,要她唱一首游戲主題曲。

你說華晨宇給《王者榮耀》唱《智商二五零》,唱了也就唱了,你搜“華晨宇”,點進去下面第九首歌就是《智商二五零》。同樣的還有周杰倫唱《英雄》,張碧晨唱《渡紅塵》,王菲唱《EYES ON ME》,都是能在這些藝人名下找到的。

但是當時陳一發就是不同意用她的名義去發自己演唱的那首歌曲,按照她的說法,她現在就沒有幾首歌,如果就正式發布一首廣告歌曲,對未來不太好。

那時候我才意識到,陳一發并不想一直做一個主播,她正在往藝人的方向發展。

她是個80后,而且不是80末的,陳一發開始直播的時候已經快30歲了,現在已經30多了。

娛樂圈是年輕人的天下,按照正常路線,她已經不可能出道了,但是通過直播,她至少很接近那條路了。

下面這張圖,是2017年斗魚嘉年華上,陳一發唱歌后和前來的粉絲合影。對比上面那張2015年的照片,總會有種在做夢的錯覺。

但是,夢,終究是草根的一場夢。
?

陳一發在2017斗魚嘉年華上唱歌后,和前來的粉絲合影

“斗魚一姐”陳一發涼了,但陳一發不是第一個涼的,也不會是最后一個涼的。

在陳一發之前,“斗魚三騷”早就涼了,“斗魚一哥”盧本偉也涼了沒多久,其他平臺各種自己涼了的,被平臺封殺的,被國家封殺的主播不計其數,更別說曾經那個能和一線明星叫板的MC天佑了。

主播們大多學歷不高,其中不乏很多滿嘴臟話的主播——因為他們現實中就是這樣的人。

比如說有個主播,對外稱從小爸爸不在了,媽媽是個后媽,家里不能給他任何資源,于是他很小就為了生活去闖社會,最后通過游戲闖出一片天。


?

?

?
還有之前已經涼了的盧本偉,從小也是和養父一起生活,也是16歲出來開始打拼。不過他比上面那位主播好一點,因為趕上好時候了,《英雄聯盟》也是個職業化比《DOTA》做得更好的游戲。

整個游戲直播行業就是充斥著這樣一些人,別說大學了,有些人可能高中都沒上過(王興前兩天說了個數據,說中國本科率只有不到5%,所以其實這是你們平時見不到的,在網絡上沉默的中國),你指望這些人能多有素質?

如果沒有游戲,沒有直播,現在住大房子開法拉利的他們,可能還在這個社會上打拼。

說到底,直播終究是草根的舞臺,中間的佼佼者,也是草根中的王者,是平臺和其他草根把他們推到了云端,現在也是平臺和另一些人讓他們重重摔下。

盧本偉涼了之后,我們都說其實那時候直播吃雞開掛的人有很多,大多數人都選擇裝死,過去也就過去了,只有盧本偉非要硬剛,結果涼了。

如果盧本偉有個稍微專業點的公關團隊,一開始策略就不會選錯,絕不會有后面那些事。

陳一發涼了以后,朋友說,如果她是個明星,有專業的經紀團隊,受過哪怕一點點培訓的話,絕對不會說出這樣的話。就算說出來,兩年前的東西絕對早就公關干凈了。

要我說,其實不需要受過什么培訓,如果和以前的陳一發說,她能火到現在這個程度,她也絕對不會發2011年那些憤世嫉俗的微博,也不會說那些出格的話。

你看吳亦凡現在都被jrs指著鼻子罵了,還不是只能忍著,發一首講LOVE&PEACE的歌。你說他是沒脾氣不想罵回去嗎?他只是處于這個位置,實在沒辦法REAL而已。
?

我不為陳一發可惜,站在那個位置上,就會被人拿著放大鏡找黑歷史。雖然那段話我看過全視頻,是在形容“唱日語歌的人來勢洶洶”,但拿南京大屠殺說事還是太過分了,說過什么話就該承擔什么樣的后果,這沒毛病。

你要還覺得自己苦,那暴走漫畫大概要哭給你看。

但我可惜的是,可能以后這些個直播明星,可能一個接著一個都要涼。就我有限的看直播的經歷,立馬就能在腦海里想出,封殺那些主播的理由是什么。

我看過的每一個當紅主播,無一例外。

曾經如火如荼的直播行業,如果最后都變成一團泡沫,不知是喜是悲。

最后說兩個細節。

我見過一次陳一發,在拍攝的時候。

她雖然被稱為“電競賈玲”,臉有點嬰兒肥,但她其實是非常瘦的一個人,瘦到感覺一陣風吹過來就會飄走——即使這樣,她還是只吃很少東西。

我們和盧本偉也合作過一次,那次其實盧本偉的效果是最好的,但是因為他自己犯了一些失誤,所以說好直播一個小時,他幫我們直播了一個半小時,之后還一直道歉。到了第二天,居然又幫我們直播了一會兒。

沒有結論。

自己體會。

贊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