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你了,但可以忍住不找你

我勒個wolege.com

01

每逢周末在家休息,東銘總能一覺睡到下午。若不是樓下那位老奶奶在過道用簡陋的廚灶燒水,濃煙擠進家里的話,他還能睡得更久些。

醒后第一件事就是出門買菜,路上時常看到小區里的孩子到處跑,上了年紀的大爺瞇著眼睛坐在椅子上曬太陽。稍窄的街道兩邊是鱗次櫛比的舊居民區,雖然菜市場和小區只隔了一個街道,他卻寧愿多費些腳程,繞到超市去挑選保鮮膜裹著的包裝精美的瓜果蔬菜,雖然這比在菜場要貴很多。

同樣的兩個西紅柿,菜市場最多不過三四塊,超市要貴上兩倍,兩者的差價足夠他在公司樓下買份雞蛋灌餅。

情欲來時太猛烈,退潮的時候太落寞了,東銘已經數不清熬過了多少這樣的周末。奇怪的是自從與露露分開后,這些食材的價格他仍舊記得很清楚。一直以來,東銘都很厭惡且難以忍受菜市場臟污的場面和雞鴨魚肉的血腥味,不喜歡和商販討價還價。他只負責牽著露露的手,告訴她買什么就好。

在一起時的人間煙火都很迷人,只可惜東銘已經很久未曾體會過。

02

在一起的時候,露露經常帶東銘去美食街橫掃各大美食、小吃,然后帶回到居住的小房間。當初他們選擇在這里租房,無非就是租金便宜。一室一廳,每月加上水電費房租2000多點,對他們這種剛工作不久的上班族來說,它很實惠。

可是,臥室玻璃仍舊不能隔絕清晨外面馬路汽車的轟鳴聲和喧鬧的人聲。東銘看著露露扯過被子蒙住耳朵,蜷縮在床的一側。

“睡吧,再睡會,昨晚你加班回來太晚,再多睡會吧。”東銘有些無奈地苦笑道,只能輕輕把露露摟過來,露露便順勢枕著他的臂膀繼續補覺。

窗外的喧囂聲變得更加喧囂起來,東銘看著懷中的女孩子,忍不住在她皺著的眉頭上親了一下,露露閉著眼睛笑出聲來:“哼,你偷親我。”然后將東銘抱得更緊。

最幸福的時刻是每周六夜晚,因為露露那天一定會在家等東銘下班回來。東銘喜歡按響門鈴聽她穿著拖鞋來開門的聲音,撲過來像個樹袋熊一樣掛在他身上,然后兩人一起去擁擠的菜市場里挑選蔬菜,和肉販子討價還價。

那些心酸卻美好的日子教會了露露這個喜歡安靜的姑娘,在聒噪的菜市場呆上十幾分鐘,只為了買到新鮮劃算的各種菜品;教會了原本怕麻煩賴在沙發上叫外賣的她,周六下午就開始上網查詢食譜變著花樣為東銘做些好吃的飯菜;教會了衣著光鮮在市中心CBD上班的精致姑娘,忍著脂肪油膩的觸感,切生姜淋熱油撒蔥花去腥。

他們會因為菜的好吃而哄搶,或為不好吃而耍賴。兩人會把廚房當做愛的練習場,在餐桌上一起嘮叨一起抱怨,那時候露露經常玩笑著對東銘說:“順著男人的胃,就能走進他的心。那么,我現在有沒有走進你心里啊?”

“沒有。”東銘頭也沒抬,“你早就住進來了,不需要走。”

露露對他甜甜一笑,拉過他的手望向東銘,眼睛滿是愛情的甜蜜。然后,露露夾起紅燒肉,放在了東銘碗里。于是他借著飯菜誘人的香味,貼身向露露索求一個纏綿的吻,甚至一場聲色犬馬的性愛。

愛情常常就是兩人在一個小屋子吃頓飯那么簡單,重要的不是吃喝,而是能在一起懶洋洋地消磨時光。只是這些藏在這個蝸居里的時光,最終讓他們無奈地懂得它并不現實。

03

露露的閨蜜結婚了,邀請他們去新房吃個飯。閨蜜帶露露參觀家里的裝修,聽著她滔滔不絕一臉幸福的介紹,露露站在一旁,乖巧、禮貌又不知所措。東銘和閨蜜老公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抽煙閑聊,看著露露艷羨的眼神,東銘難受地被煙嗆了一口。

飯桌上閨蜜問露露:“你們倆什么時候買房結婚啊,總不能一直租房住吧。”露露側過來抱著東銘的腰,笑著說:“快啦快啦。”

閨蜜還等著東銘的回答,露露摟著東銘腰上的手力道重了幾分。他沒有多聊,因為只有東銘看到露露眼里憋著委屈的淚水,見不得她難過。

回到家后東銘問露露:“你羨慕嗎?”

“當然羨慕啦,畢竟是婚房嘛。”她脫口而出。

東銘有些愧疚,不知道該說些什么。露露察覺到他的異樣,趕緊轉了個話題:“下周他們要來我們家吃飯,我看今天的飯菜一點都不合你胃口,等下次來我讓他們好好見識下我的手藝。”

其實,哪里是飯菜不合胃口,只是東銘沒心思吃下去,滿腦子都是給她一個家的想法。他嘆了口氣:“和我在一起,你覺得委屈嗎?你看我現在連房子……”

“不委屈啊,你對我好就行了。”

“假若我以后都買不起房子,你會不會后悔?”

“不會啊,這樣每天和心愛的人在一起,過自己喜歡的生活就蠻好的。你只要一直對我好,問心無愧就好啦。”

傻瓜,倘若我問心有愧呢?我想和你在一起,只是怕委屈你。若是不能給你幸福,給你一個家,將來我會比你更自責。

“我愛你。”東銘說。

露露笑了笑,“我累了,”然后趴在東銘胸膛上睡著。他聽著露露的呼吸聲,不知道這樣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

一直以來東銘都堅信,陪在他身邊的那個人必須是露露。東銘以為對她說出的那句“我愛你”很重要,說出來就是一生一世。現在想一想,說不說也沒什么區別,有些事是會變的。

04

露露父母想要見見東銘,于是他陪露露一起回了趟老家。叔叔阿姨的意思是讓他們早點買房結婚,不想再繼續耗下去。

東銘說:“再等等。”

“等等等,我女兒還能等幾年。”阿姨很生氣地質問。

是啊,露露都把最好的青春給了他,他還要讓露露等多久呢?那天露露抱著媽媽哭得泣不成聲,東銘嗓子哽咽得說不出任何話來安慰。

“不如,我們先分開一段時間吧,我想在家休息一下。”聽著露露的話,東銘也不再拒絕。

東銘打算開車回去,露露非要下來送他一程,一時之間車內陷入安靜中。

露露確實有些疲憊,靠著副駕駛的椅背上瞇眼很快陷入沉睡。東銘搖了搖頭長舒了口氣,看著前一刻還說要陪他說會兒話,下一刻就酣然入睡的小女人。他幫露露緩緩放下座椅,想讓她睡得舒服些。

上高速前東銘喊醒露露,她抱了抱東銘,說,“等過段時間,我去找你。”

東銘等了一個月,沒有收到露露的消息。有天東銘回到家,露露留了張紙條:

“我不想再等了,我把我的東西都拿走了,就這樣分開吧。還有,我不在的時候你要照顧自己,要開心快樂。廚房只有兩個雞蛋,我幫你煮了溏心雞蛋,記得吃。”

東銘安靜坐在客廳等了她一小時,然后吃完了兩顆溏心蛋,露露還是沒有出現,那個說要住進他心里的姑娘真的走了。

東銘給露露打了電話,聽到的只是機械的重復聲。又給露露發了微信,顯示東銘已經不是她的好友。露露真的把東銘丟了,還把存在過的痕跡全部消除,東銘再也找不到任何擁有過她的證據。

05

上個月東銘剛買了房,售樓部的小姑娘和他閑聊:“先生,您一個人來的嗎?是只簽你一個人的名字嗎?”

東銘簽名的手有些抖,原本露露的名字也會在上面。如今他一人住在裝修好的房子里,莫名有點惶恐不安,害怕再也遇不到這么喜歡他的人了。

他曾認真地愛過露露,如今時間快讓他忘記了她的模樣,她的聲音,甚至與她相關的事情也快被時光消磨殆盡。沒有來得及擁抱,也未曾來得及道別,露露便從東銘的生命中一點一點地消失。

06

新家住進去的第二天,對門鄰居是一對夫妻,邀請東銘去他們家吃飯。東銘看著他們在廚房忙碌,聞著油煙味,想起那時的露露也是這樣。

大哥說:“有個家真好。”

“行啦,以后天天回家給你做飯。”大姐一臉幸福地挽著他的手。

東銘突然一個激靈,關于露露的回憶紛至沓來被強制塞進腦子里。那句話東銘羨慕了很久,他心想,如果你還在,我們一定也會是這樣的吧。

分開后露露說的東銘都做得到,包括分手。可是露露說要他以后要開心快樂,東銘真的做不到。他不喜歡做飯,發現自己再怎么努力,做的飯菜達到一定程度后就很難有所長進了。因為他知道始終比不上露露,所以就懶得動手。他總是想得太多,提前下結論,自以為能在她身邊就是他真正的心愿。

東銘慢慢習慣了自己在家做飯,卻發現飯菜總少了些味道。他若無其事覺得自己還有愛人的能力,可一旦要真的去愛誰的時候,他就會想到她。后來他明白了,不是食材不對,不是做法不對,是人不對,是兩個人吃飯會比一個人要好吃。

我想你了,但可以忍住不找你。沒你的世界我過得不錯,可如果你在,那舊世界想必也不差吧。

贊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