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任3》:再愛也不回頭,只是因為“作”么?

我勒個wolege.com

? 焱公子

看完《前任3》,第一感覺是男主孟云和女主林佳實在太“作”。

明明心里有對方,偏偏始終繃著不說。一個電話就能解決的事,卻寧可秀給全世界,也不向那個特定的人妥協。

按影片中男女主的共同認知,誰先回頭,誰就輸了。我才不要認輸呢。

這,真的很作。

我們忍不住會問:孟云和林佳是否真的彼此相愛?真心相愛的兩個人,輸與贏,有那么重要么?

有關前者,答案應是肯定的。

影片中特別設計了這樣一個梗來凸顯他們的愛:吃芒果會過敏的林佳問孟云,以后你不要我了怎么辦?孟云說,那我就學至尊寶,戴著個頭箍在大街上喊一百遍我愛你林佳。接著孟云反問,那如果你不要我了怎么辦?林佳說,那我就吃芒果吃到過敏而死。

影片的最后,孟云戴著頭箍走上大街,大喊我愛你林佳。林佳買了兩箱芒果,把自己吃得直接進了醫院。

這個充滿文藝青年中二病的橋段據說感動了不少女性觀眾,但咱們冷靜點兒想想:既然這么愛與不舍,與其對著陌生人矯情,你倒是直接說啊?有這么難么?

再愛也不回頭,真的只是因為“作”么?

這部看似男女主都很作的電影,卻斬獲了將近20億票房,拋開劇情上的硬傷,我想或許是因為它相對真實地刻畫出了現代都市青年男女的情感心理,同時非常現實客觀地展現了一對曾經看來如此合拍又志趣相投的親密戀人,是如何最終漸行漸遠的過程。

以下,我們嘗試來剖析一番這個過程,也即,真正導致男女主分手的底層邏輯是什么。

1、郎才女貌,或許是最大的原罪

才子佳人,郎才女貌,是我們一貫幻想當中的愛情范本。

但更直接的事實是,尤其在現代社會,相比姿色平平且才智平平的普通人,他們總是有著更多的機會和可能——不論工作、生活、還是情感。

孟云與林佳,正是這樣的兩個人。

孟云:新銳廣告公司創始人,青年才俊,業務能力突出。

林佳:文藝女,顏值高,外柔內剛,氣質清雅。

兩人的共同特點是驕傲,客觀來說,也確實都具備驕傲的資本。

但這種驕傲,還不全是所謂的“恃寵而驕”。

片中林佳有一句臺詞:“兩個人散了,不過是一個以為不會走,一個以為會挽留”。

電影開場,吵完架后,林佳在里屋收拾行李,來來回回拉了三次行李箱,其實不過是想看看在客廳看電視的孟云會不會上前挽留。

林佳每次進里屋,孟云都趴在門口看動靜,卻死活不說一句話。

默契的沉默,是兩個人共同的驕傲。孟云以為林佳不會走,林佳以為孟云會挽留。

為什么這么驕傲?性格,只是表面,原罪,是郎才女貌的資本。

對林佳來說,“女人不像男人,最好的年華就這幾年”,我現在處在這一生最“值錢”的時候,再晚點兒,就貶值了。再不驕傲,就驕傲不起來了。

對孟云而言,更是如此。正值而立之年,身價不菲,且有著突出的外形條件,外面還有那么多的精彩等著我,我干嘛非要受這委屈?

有資本,意味著始終有選擇。

這一點在電影里得到了很真實的體現:不論林佳還是孟云,在分手之后,都迅速有備胎主動往上湊,完全不費什么力氣。

2、靈魂不再相契,也不再能滿足對方所需

詩人舒婷在其愛情詩代表作《致橡樹》里寫到,“我必須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做為樹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根,緊握在地下,葉,相觸在云里”。

在我眼中,這是美滿愛情最好的樣子。

是靈魂相契,是琴瑟和鳴。是我懂你,你懂我。

《笑傲江湖》里,即便沒有林平之,我也堅信令狐沖和岳靈珊最終也不會走到一起。無論從性格到眼界,他們都格格不入,甚至當令狐沖被冤枉時,岳靈珊還曾懷疑他是不是真的做了對不起師門的事。

因為不懂,所以生疑。

任盈盈則截然不同,她對令狐沖的愛起初就始于“懂”,懂他的長情。

“如果你當真是個浮滑男子,負心薄幸,我也不會這樣看重你了。我開始對你傾心,便因……你跟我說怎樣戀慕你的小師妹。”

任盈盈多次容忍令狐沖對小師妹的情感,甚至幾次三番出手相救,并不是為了討好,而是發自內心的愛屋及烏。她把岳靈珊當做她與令狐沖相交的緣起。

如此,才換來了兩人最終的相惜相知,執手終老。

回到電影《前任3》,孟云與林佳最初相戀時,也還算得上知暖知熱,相互理解。

孟云要創業,林佳堅定的對他說,老公你勇敢去闖,家里有我呢。

林佳身體虛弱,孟云備了很多藥,將之分類裝在一連串的塑料兜里并做了明顯標識,以方便林佳取用。她對芒果過敏,孟云從此也不再吃芒果,以免親熱時影響到她。

怕黑的林佳,無論孟云加班到多晚都不會催他回家,也從不懷疑他會做任何出格的事。

整日忙到昏天黑地的孟云,仍能接受林佳不時冒出的小脾氣。吵架時,總是他在哄她。

那時候,他們的心是在一起的。

后來為什么不一樣了?

孟云說,男人真的好累。是不是每個女人都缺乏安全感?

林佳說,女人真的太苦。我需要他用多陪我,來證明他還愛我。

林佳要安全感,而孟云還想卯足了勁繼續往前闖。

跟六年前相比,孟云的身份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他已經是個成功的企業創始人,而林佳卻依然繼續做著她的小資文藝女。

其實這真是一個很俗套的橋段。一個持續往前,一個原地沒動,圈子越拉越遠,自然也就越來越沒有共同語言。

想和你玩點兒浪漫,你腦子里全是生意經。

晚上一起看星星啊?你說別鬧,明天還上班。

你要的,不再是我要的,除了改變自己,我也不知如何滿足你。

可關鍵問題是,我還不想、也不知該如何改變自己。

所以當林佳在咖啡館見到孟云的新歡王梓時,她的情緒決堤了。

不是沒見過競爭者,但這個女孩不一樣。她眼中透出的光,無懼無畏,不顧一切,和當年的自己一模一樣。

可悲的是,自己卻回不去了。

孟云說,如果時間能重來,我一定像對待王梓一樣對林佳。

時間當然不會重來,孟云的潛臺詞也和林佳一樣清楚:時間不重來,我同樣不想、也不知該如何改變自己。

正如主題歌《說散就散》里的那句歌詞:因為成長,我們忽而間說散就散。

成長的是什么?

是兩個人都已經心照不宣:我們走遠了,靈魂不再相契,也不再是對方需要的那個人。

3、我們吵的不是架,是有關未來的掌控權

自始至終,影片都沒提及孟云和林佳最后一次吵架的原因。

男二女二分別問過兩人,答案還出奇一致:仔細想想,我也不知道為個什么就吵起來了。

這初初一看多么可笑,不為什么,吵什么?

先前五年都能一直互相容忍,現在沒什么具體緣由,卻非在這看似無關緊要的小事上賭一把?

誰先回頭,誰就輸了?結果是,誰都沒回頭,兩人卻一起輸了。

我們當然可以說,凡事都有個積蓄的過程,這兩人剛好已經到了那個“飽和點”。

在我看來,這是一次明顯的借題發揮,甚至可以說是一次關鍵戰役。

戰役的勝敗,決定的是將來生活的主導權。

影片中,兩個人已經在一起六年,如今孟云事業有成,順理成章的下一步,當然是步入婚姻。

那么婚姻生活按照誰的節奏運轉,當然是非常重要也必須亟待確定的一件事。

如前所述,兩個人一路走來,感情基礎是非常好的。可從頭到尾,我們沒有看到任何一方提出過婚姻需求。

這不奇怪么?是毫無期待,還是各自尚有疑慮?

我個人傾向后者,畢竟影片尾聲,在與孟云正式分手一年后,林佳就已經抱著備胎暖男的孩子出現在了公園里。

林佳很快嫁給了備胎男,可以認為是被感動,也可以認為是心死,但從更現實功利的角度,我們也可以認為是,她在還算“值錢”的年紀,終于找到了一個自己可以掌控的男人。

這樣的男人,對她來說,確實更適合用以建立婚姻。


以上三點,個人覺得才是導致孟云與林佳分手的底層邏輯。

當然,再精煉點兒,其實一句話就可以概括——

無非是不夠愛而已。

足夠愛,一定不會計較那么多,一定愿為了對方而改變。

由女主林佳的扮演者于文文原創并演唱的插曲《體面》唱作俱佳,在電影里配合劇情響起時,據說唱哭了很多人。

其中有一句歌詞是:分手應該體面,才沒辜負這些年。

歌詞不錯,所傳遞的灑脫態度也值得贊賞,但若是匹配劇情,我就覺得有點兒扯了。

就是不夠愛而已,找什么遮羞布?體面才不背這個鍋。

如果是我,如果深愛,別說體面了,我連臉都可以不要,只要,能挽回你。

贊 (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