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久沒看見你笑了,我可以去找你嗎

前幾天,在抖音上看到一個視頻,措不及防地被戳中了淚點。

一男子,一邊跌跌撞撞走在停車場,一邊聲音哽咽呼喊去世的媽媽。

泰戈爾說,死如秋葉靜美。

我不覺得。

在每一個人的人生里,任何一個至親之人離去,都是一場地震,墻倒瓦碎,撕心裂肺,并且余震一直不斷:

時常會覺得那個人就在身后,在夢里常常跟那個人聊天,醒來后悲傷不已。

1

9月20日,胡歌寫了一條微博:

連續一周,總是夢見你 ,直到今天,我才明白,這不是日有所思,不知你來夢里見我,要翻過多少座山,趟過多少條河。

如果很遠,很辛苦,就別來了吧。

我勒個wolege.com

這段話,是胡歌為過世媽媽寫的,簡單的幾句話,刺痛無數人。

想起高亞麟在《我家那閨女》節目中,對焦俊艷說過一句話:

“父母是我們和死神之間的一堵墻。”

當時焦俊艷聽到這句話,一臉疑惑,什么意思啊?

高亞麟解釋后,在場的人都淚目:

“父母在,比如說你今年30,你不會做(結婚),哪怕你60,也不會想,因為有一堵墻擋在那,你看不到死神。

父母一沒,你直面死神,你開始能清晰看到你人生的盡頭。”

我勒個wolege.com

聽完這段話,讓人心頭一顫。

在小時候我們可能早已打破了那墻的一角,在糊里糊涂中窺視,在懵懂中別離。

也許大多數人第一次面對死亡,可能是爺爺奶奶、外公外婆的去世,但那個時候,我們根本不懂這離開意味著什么。

什么是真正意義上的長大?

也許就是在一個陽光溫暖的清晨,你照常出門,等晚上回來的時候,暴風雨突然來襲,那些擋在你前面的人,一個個被大風刮走,消失在你的眼前。

你沒有退路,只能咬緊牙關向前走,這時的你是走在人群中的第一個人。

何為分離?枯藤,老樹,昏鴉。

能否具體?古道、西風、瘦馬。

請再具體?萬物皆有,唯你不在。

2

“父母年紀大了,晚上手機不能調成靜音了。”

這句話,是好友晨晨發的朋友圈。

簡單的一句話,欲言又止,瞬間擊中了我。

他跟我說,手機靜音,差點誤了大事。

晨晨在市中心買了房子,想讓父母搬來一起住,可父母舍不得家里的菜園子和雞,說住不慣好房子,執意不跟他一起住。

他拗不過爸媽,只好偶爾抽空回鄉下看看。

前天晚上,他的父親突然心跳加快,眼睛發黑。

老人家去年做過心臟支架手術,時不時會感覺心臟不舒服。

情急之下,母親撥打了兒子的電話,連續打了5個,都無人接聽。

兩位老人又急又怕,最后母親打著手電筒去敲鄰居的門,后來,鄰居開車把老人送到了醫院。

早上,他才看到好幾個未接電話,有種不祥的預感,他急忙回了電話,母親把情況說明了:

“你爸沒啥事,上午做個檢查,下午就可以回家,你不用來醫院了,耽誤工作不好。”

他后悔不已,千不該萬不該把手機在晚上設成靜音,馬上開車趕去醫院。

所幸父親安然無恙,他才松了一口氣,呼吸順暢了。

父親一見到他就說,又給你添麻煩了,我沒事,我好著呢,你趕緊回去上班吧。

父親又跟母親嘀咕,叫你不要告訴兒子,耽誤他工作。

聽完父親的話,他鼻子酸酸的,此刻的父親就像是一個做了錯事的孩子,說話小心翼翼,生怕惹人不開心。

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父母開始看自己的臉色做事說話了。

在孩子面前,父母是“蜜蜂”,給予甜蜜。

可當“蜜蜂”飛不動了,感覺沒了價值,會成為累贅,他就會悄悄躲開,不打擾,不吭聲。

其實,晚上我也習慣把手機設置成靜音模式,不想被人打擾,但沒想到,靜音把父母隔在了自己的世界之外。

小時候,總覺得離家越遠越好,現在覺得,離家越遠心越是忐忑。

忐忑是因為心有牽掛,心有寄托,害怕意外,才懂得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幸福。

有時候,幸福,只是回家的那條路。

3

想起2011年寒假的某個清晨,我在床上玩手機,聽見鐵門被打開的聲音。

我趴在窗戶上往外看,看見爸爸提著一個竹籃。

我穿好衣服,屁顛屁顛地追了上去,問他去干嘛。

“你媽今天想包餃子你吃,我去菜地里弄點白菜。”

我接過爸的籃子,跟他一起往菜地走。

“昨天晚上我買好了肉,都是瘦肉,還買了榨菜,你吃餃子沒有榨菜是一口也吃不下,還特意去你外婆家拿了一瓶剁椒,餃子還不能放韭菜。”

爸爸一路上嘴巴沒有停過。

那一刻,我突然覺得我爸老了,他以前從來不這么啰嗦。

從前的他,要言不煩,意氣風發,健步如飛。

那一刻的他,拖泥帶水,兩鬢斑白,步履蹣跚。

父親提著竹籃走在我前面,他的后背看上去,像一堵布滿裂痕的墻。

那一次,是我許多年來,第一次聽父親說了很多的話。

那一刻的父親背駝了,如同天邊的一道殘陽,看著耀眼奪目,但卻充滿了無力感。

初二那年爺爺病重,我放假回家,帶了爺爺最愛吃的八寶粥。

回學校那天下午,幫爺爺把指甲剪了,臨走前爺爺躺在床上對我說,這可能是最后一次見你了。

還塞了50塊錢到我的手上。

我說,不會的,你還可以見到我一百次,一千次。

我把錢給了奶奶,就走了,奶奶一直站在村門口望著我遠去,我揮手告別。

3天后,中午午休的時候,班主任找我:“你爸爸打電話給我了,你爺爺去世了,你等一下直接回家。”

我說了一句“好的”,來到車站,上了通往村里的公交車,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一下子淚如雨下。

回家后,我在哭聲中度過了一個漫長的夜晚。

奶奶在哭,爸爸在哭,大伯在哭……屋子里所有的人都在哭。

我看著爺爺的相片擺在桌子上,我第一次明白了,什么是真正意義上的離別。

而從未抽過煙的爸爸,在爺爺去世的那幾天,抽起了煙,紅了眼睛。

原來,這個平時說一不二的男人,終究也沒那么堅強啊。

或許,中年人的崩潰,是從告別父母開始的。

對世界而言,少了一個人,就像少了一片葉子,少了一抹灰塵,沒有改變。

但對一個家來說,是晴天的一場暴雨,讓大地失去了顏色。

因為,世界上最疼他的那個人,真的走了。

4

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一位92歲的老人去看望70歲兒子”的新聞。

92歲的老人在找兒子的途中迷了路,他什么都不記得,只記得兒子的名字,記得手上提的東西是兒子最愛吃的。

后來民警發現了這位迷路的老人,就上前詢問老人的情況。

老人普通話不標準,口音很重,交流起來也比較吃力,他說來這里也沒什么事情,就是有點想兒子了,來看看他。

老人是臨時決定來看兒子的,但沒有電話,不能提前通知兒子,只能憑著記憶來找兒子的家。

老人把包里裝的東西拿出來給民警看,有香腸,梅干菜,土雞蛋,說這些都是我兒子愛吃的啊。

民警怕老人吃力,接過了老人手里的袋子,老人叮囑:“你要小心一點,不要磕到了,這里面的土雞蛋是我一個個攢起來的。”

之后,民警花了三個小時才找到了老人的兒子。

見到兒子的那一刻,老人高興得像個小孩子一樣。

“這是留給我孩子的,我孩子最愛吃了。”

簡單又樸實的一句話,卻足以讓你淚如雨下。

有些人,即使忘記了全世界,但永遠都不會忘記愛你。

人生最大的遺憾莫過于:

你把最好的都留給我,我已經習慣了,可當我想把最好的給你時,你卻生病了,后來不見了,我再也找不回來了。

在愛你的人慢慢變老之前,請記得多愛他們多一點點,因為,來日并不方長。

哪有什么永遠,多的是乍然離場;哪有那么多的歡聲笑語,多的是你不知道的孤獨。

有些人,也需要你的保護。

5

年初朋友圈被網易云年度歌詞刷屏。

一個人,他一年中聽“孤獨”這個詞,一共10098次。

我勒個wolege.com

那些孤獨的日子,特別難熬吧?也特別想家吧?想人生重來一次吧?

什么時候告別家鄉,什么時候結婚,什么時候生孩子,其實都是命運的一次重大改變。

只是當你站在人生的岔路口,眼見萬帆竟發,風云千檣,你做了一個決定,你在日記本上像往常一樣記錄這一天,并沒有什么特別。

其實,我們都是這樣,在每一個尋常的日子里,埋下了一生都無法挽救的遺憾,就像隨口說出的那聲再見,誰又能想到,那是永別呢!

人生很長吧,日復一日為意外買單,為所有心中的夢想,付出慘痛的代價,一眼看不到頭。

人生很難吧,在希望中等來的是失望,在追尋幸福的路上,滿是荊棘叢生,無路可退。

人生很痛吧,面對生老病死,只剩歸途,再無來處。

人生究竟有多少道關卡啊,誰都數不清楚,一腔熱血地出發,遍體鱗傷地歸來。

很多人都告訴自己,明天就放棄了。

但是,今天,還可以再堅持一下。

就像桐華說的:“這個世界,黑暗總是與光明共存,我們無法逃避黑暗,但是我們永遠可以選擇擁抱光明。”

這道光是什么呢?我覺得是:

父母健在、知己三兩、偷不走的愛人。

這道光,在黑夜里給了你挺下去的勇氣,讓你換來了云開月明。

愿你我,能擁有這道光,珍惜這道光。

贊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