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批已經離婚的90后

1

對我來說,婚姻還是個遙不可及,有點可怕的玩意兒,我的好朋友Lora,1992 年生的姑娘,剛在香港銅鑼灣被1988年的男朋友求婚。

畢業后學經濟的Lora為了已經回到深圳創業的學長男朋友,找了一份在香港會計師事務所的工作。

Lora告訴我她被求婚時,我還在美國。那天剛從公司加班回來,脫了衣服正準備洗澡,手機上突然彈出了久沒聯系的Lora的微信,“桃哥,我要結婚了。”

我在浴室光著身子激動得尖叫起來,室友問我出什么事了,我大聲說,我閨蜜要結婚了!

我說Lora快給我看戒指,這小妮子竟然不要臉的回我,太閃了,拍不出效果。滿滿都是要溢出來的,足以淹死人的甜蜜。

我勒個wolege.com

后來我看到了戒指的照片,是梵克雅寶的鉆戒,不算大得驚人,但是足夠幸福。

Lora嫁作新婦的生活剛剛開始,她正在計劃去地中海的蜜月旅行。

2

然而,同樣是1992年生的姑娘Tina,已經在今年春節時結束了她的第一段婚姻,成為一名離婚婦女。

Tina和她老公是高二在新東方上托福時認識的,然后一起申請到了同一所美國大學。

他們在學校附近租了間一室一廳的小公寓,公寓收拾得很溫馨,我們還經常去他們家打火鍋。那時候的他們,是眾人羨慕的一對情侶。

Tina作為家里的小女兒,是那種一直被世界溫柔對待的姑娘,父母最大的心愿是她過得開心。

在家人寵愛下長大的Tina也回饋給了這個世界同樣的好脾氣和單純,當她用驗孕棒驗出兩條線時的第一反應不是慌張,而是我要當媽媽了。

那天是她20歲的生日,這個20歲姑娘將這個意外降臨的小生命看作是老天給的生日禮物。

Tina決定把寶寶生下來,先領證,生完寶寶后再補辦婚禮。后來,這個寶寶成為她不幸婚姻里最大的慰藉。

而我和Tina熟起來的時候,她已經是大肚子媽媽,小小個的她走起路來看著格外辛苦。

我常摸著Tina一天天大起來的肚子心想,生孩子到底會有多疼。

我勒個wolege.com

大學是我玩兒的最瘋的幾年,常常手上還蓋著沒來得及洗掉的夜店入場章印,就沖進教室上課。

但生完孩子的Tina很少跟我們一起玩兒,來了也是很早走,因為要回家哄寶寶睡覺。倒是她老公常在聚會中出現,推杯換盞間,我們總開玩笑說Tina老公是“人贏”,拿到學位時,兒子也能打醬油了。

Tina的朋友圈里曬得最多的就是她的寶貝兒子Luke,小帥哥一枚,迷倒一眾“阿姨”。Luke永遠是我們爭著拍照的對象,“Luke太帥了,” “Tina真有福氣,” 我們常在私底下說。

意識到到Tina也許沒有大家想象中那么開心,是有一回去唱歌。那時候我們已經快要畢業,Tina在幾年的時間里圓潤了不少。喝了幾杯酒,她冷不丁地對我說,其實我好羨慕你,有那么多時間到處旅游,跟朋友聚會,拍好看的照片,這才是年輕小姑娘該有的樣子。

我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但從Tina的語氣中聽出了絲哀怨。我忙說,你才是我們最羨慕的人啊。Tina 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干了一個shot。

Tina說她很愛Luke,但是如果可以重新選,她想要在最好的那幾年為自己活一次。

我是后來才知道,Tina和她老公的矛盾在懷孕時就埋下了伏筆。

老公在懷孕期間總是不體貼的纏著Tina要親熱,Tina要是不答應,就各種鬧情緒。

哺乳期很辛苦,但她老公卻說這是每個女人都要經歷的,Tina你就是太嬌氣。

1992年的Tina老公,自己還是個孩子,又怎么懂疼人。Tina說她不是不愿意付出,只是對著這樣一個把一切都當作理所應當的男人,很難不感到心寒。

這個1992 年的獨生公子哥兒,在畢業回國后很長時間里一直游手好閑, Tina說,兩人一直都還是“伸手黨”。

他甚至荒唐到在外面賭錢欠了很多債,不敢跟家里開口,要Tina先把婚戒押給人家抵債。Tina說,要不是因為Luke,他們早分手了。

當Tina在她老公錢包里發現那一小袋白色粉末時,她徹底對這這個男人失望了。

以前的Tina 總是鬧過哭過后,睡一覺起來選擇繼續,她總念戀愛時好的時候,也覺得他有一天會成為一個好爸爸。

滿懷希望到心灰意冷是一個很長的過程,但下定的決心又是一瞬間的事。Tina老公篤定性情溫順的Tina不會真的和他離婚,但他這次想錯了。

我勒個wolege.com

Tina最近帶著兒子搬了家,她收拾了一個自己的書房用來做設計。哦對了,Tina大學是學的平面設計,還被教授說過是好幾年來他的國際學生里最有靈氣的一個。

她搬家那天天氣很好,我和她在小區的咖啡店外面喝咖啡,阿姨帶著Luke在一旁玩,Luke今年4歲了。我說,Tina你最近狀態不錯。Tina 說,是啊,開始接活兒了,也請了健身教練。

1992年的Tina給了我三條關于婚姻的建議:

一、不要早結婚;二、不要奉子成婚;三、不要自己喂奶,毀身材。

(敲黑板:關于喂奶毀身材這點,純屬故事人物個人建議,不是彬彬姐和我們要傳達的觀點哦,大家不要噴我們!!)

3

1990 年的Melissa和1989年的Sam是奉子成婚。

越來越多的婚姻是因為不小心有了孩子,搞得每次周圍有人結婚,我都忍不住問一句,“懷孕了?”

Melissa 和Sam 在朋友聚會上認識,準確說是大家有意撮合。

Sam 從英國留學回來,剛被在了3年的女朋友提分手,大家覺得講話軟軟糯糯,剛好又是單身的南方姑娘Melissa最適合在這時候安慰受傷的Sam.兩人果然一拍即合,尤其是性生活上,和諧得一塌糊涂。

交往四個月后,Melissa突然發現自己懷孕了,熱戀中的Sam一拍胸脯說,放心,我會對你和寶寶好的。三個月以后,Melissa大著肚子穿著婚紗嫁給了Sam.

是在兒子一歲半的時候,Sam 第一次跟Melissa動了手。男人動手這種事和偷腥一樣,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然后就成了家常便飯。

Melissa像大部分中國女人一樣,為了兒子選擇忍。Sam也總在事后說不會有下回了,但下回下手更重。

直到有一次Melissa被Sam 一拳打到鼻子,鼻血流到白色的床單上,一床的血,觸目驚心。跑進來的兒子被嚇得哇哇大哭,Melissa第二天就聯系了律師。

我勒個wolege.com

Melissa是我通過律師朋友認識的,朋友在接Melissa的案子時格外用心,后來兩人就成了生活中的好友。

我記得那時案子還沒結,我,律師朋友,Melissa 三個人一起吃飯,Melissa 說起一件事兒,我聽了特別心碎。

她說兒子其實已經有意識發生了什么,他知道爸爸會打媽媽。

有一次他們吵架,聲音剛大起來,兒子就搖搖晃晃的過去抱著Sam的腿說:“不去,不去。”這是Melissa的兒子在試圖保護他的媽媽。

正如Tina所說,“不要奉子成婚”,奉子成婚的婚姻往往存在諸多隱患,Melissa沒想到戀愛時浪漫之極,對朋友義氣之致的Sam 竟還有如此暴躁的一面。

但實際上,Sam從小就是在一個用暴力解決問題的家庭里長大,Melissa是結婚很久后才知道。顯然,她在決定嫁給Sam前,根本不夠了解這個男人。

4

因為小孩結婚其實是很倉促的,但婚姻又很復雜,尤其是有了孩子,很容易出問題。”1991年的離婚攝影師David 對我說。

David的女朋友,1990年的Lucy 是在交往10個月時發現自己懷孕的。她要求David在一個月內必須領證,然后在最快的時間里辦婚禮。

那時候David剛離開廣告公司,在上海成立獨立工作室,正處于創業初期。他是下定決心要對Lucy和這個孩子負責的,但他希望緩一緩,至少領完證后婚禮能推遲一段時間。

但是女朋友Lucy態度堅決,Lucy的家人也給David施加壓力,于是,成就了那場倉促而不甚愉快的婚禮。

我勒個wolege.com

生下小孩后,做風險管理的Lucy迅速回到工作崗位,David的工作室也因為接到了新合作項目,忙得不可開交。

沒辦法,兩家老人輪流過來幫忙照顧孩子,這段原本就略顯倉促的婚姻因為雙方父母的介入,逐漸演變成了一場家庭大戰。

David的媽媽認為Lucy 作為妻子應該花更多時間在家里,David的收入加上家里的支持完全足夠支持這個小家庭的開支。David的媽媽完全不能接受這個26的姑娘從小到大的內褲都是媽媽幫著洗的。

Lucy的父母卻認為名牌大學畢業的女兒理應有自己的職業追求,絕不能放棄知名企業的工作。

洗內褲這種小事找人代勞不是什么值得一說的問題,而問題最大的是他們的姑爺,不過就是一個“拍照的”,還成天早出晚歸。

我勒個wolege.com

David 一方面要緩和母親和Lucy緊張的關系,還要確保自己在Lucy父母抱怨時不發脾氣,加上創業的壓力,用他的話說,苦不堪言。有一回他因為Lucy頂撞母親,忍不住吼了她幾句,Lucy就像瘋了一樣砸了家里所有的碗,還砸了他一只很貴的相機。

“你們女人太可怕了。” David說他這段短暫婚姻的體驗實在太差,他十年之內都不想再結婚了。一想到要回那個充滿火藥味兒的家,David寧可在工作室里加班到世界末日。

1991年的David 告誡我,一定要想清楚了再結婚。

結婚以后誰去工作,怎么帶孩子,家務如何分配,都是需要提前商量好的。另外,一定要確保另一半能和你的家人,你能和對方的家人和睦相處,這很關鍵。

5

我媽以前跟我說過,結婚那天要有特別幸福的感覺才是對的。我百分之百確信,朵朵嫁給大飛那天一定是特別幸福的。但朵朵最近跟我說,其實她有一點后悔。

1993年的朵朵和大飛是我的初中同學,那時候的兩個人背著老師和家長早戀,大飛在初中畢業的散伙飯上就宣布,“我一定會娶朵朵!”7年后,他履行了自己的承諾。

童話故事里的王子和公主之所以能夠live happily and ever after大概是因為他們住在皇宮里,不用買房子,不用做家務,也不用去工作。

結婚時,大飛的家人給這對年輕小夫妻在一個地理位置一般的地方買了套房子,朵朵家人支付了裝修的費用。婚后的朵朵不好意思再找家里要錢,生活質量一落千丈。

大飛在網絡公司上班,朵朵是公務員,兩個人一個月的工資加起來也就一萬多,除去家里的日常開銷和正常社交,根本剩不下什么錢。

我勒個wolege.com

朵朵說,自己很久沒有買衣服了,購物車加滿了又清空,護膚品也不敢再買以前那個牌子。

聽說大飛最近也不太開心,周末想和哥們兒出去喝個小酒打個牌,朵朵總在旁邊含沙射影的說他不思進取,“她以前可不是這個樣子的。”

小兩口常常因為叫外賣還是在家做飯,誰去洗碗,誰把浴室弄得到處都是水這樣的事鬧得不可開交。上一次,因為大飛把煙灰彈到朵朵剛吸好的地毯上,兩個人冷戰了一個星期。

我悄悄問朵朵,你后悔嫁給大飛了嗎。朵朵說,倒也沒有,大飛是她15歲時就認定的人,只是她覺得他們太著急了,也許應該工作再久一點,等到經濟更穩定的時候。

6

如果說婚姻中免去柴米油鹽的煩惱,就能保證快樂,那么嫁給了富豪之子的Angel也就不會流那么多眼淚了。

1994年的Angel 比我還小一歲,175的長腿藏族姑娘生得非常美麗。學藝術的Angel畢業后沒有工作,直接嫁給了大她兩歲的Shawn ,成了一名全職太太。

Angel和Shawn有一個很多女孩都夢寐以求的婚禮,穿Vera Wang和Monolo挽著爸爸的手走向Shawn的Angel,讓人毫不懷疑她走向的是一段幸福的生活。

Shawn 在家族企業上班,幫著父輩打理家業。用他的話說,因為生意需要,難免出入聲色場所。但其實Angel也分不清究竟哪些時候,有多少時候是真的出于生意需要。

她試著讓自己不過多干涉,直到在醫院被婦科醫生告知染上了一種叫衣原體的病毒。她和Shawn大吵了一架,Shawn也立下了保證。

事情沒過多久,Angel又發現Shawn 偷偷注冊了一個微信小號,小號上有一個自稱某某baby,名字后面有很多粉色愛心的姑娘。

Baby姑娘說,老公,我好想你,你什么時候來看我。她拿著手機質問Shawn,Shawn的第一反應是,“誰讓你偷看我手機了!”

Angel跟我說,她偷偷翻了姑娘的朋友圈,還在念大一啊。“所以是1997年或者98年的?”我覺得自己真是老了。

Angel試著和Shawn的家人溝通,Shawn的母親是個傳統的家庭主婦,她語重心長地教育Angel,聰明的女人要學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只要男人還知道回家,總有玩累的那一天。

我勒個wolege.com

而Shawn的父親,一個精明穩重的商人,他對幾個兒子在學業和事業上有嚴苛的要求,但對婚姻,他只說,“出去玩可以,但要記得擦屁股。

Angel 問我,你說他真的會有玩累的那一天嗎,我說也許吧!

她又問,我們有了孩子他是不是就能收心了,沒結過婚的我不知道要怎么回答這個已婚的94年姑娘。

7

年少時我們對自己的另一半,對婚姻充滿各種美好向往,但真的到了這時候,事實似乎是,我們這一代人的婚姻格外脆弱。

有時候在想,這種脆弱究竟是一種退步還是文明進步的必然?

曾在一個離婚的90后姑娘微博里看到她這樣解釋自己的婚姻,

想想當初為什么想結婚,是想跟喜歡的人過幸福的生活,其實這就是最簡單的初心。可惜年輕的我們,常常因為不懂欣賞價值觀的不同而爭吵,越多分歧越多無力感。當我提出解除婚姻關系的枷鎖,我們仿佛都松了口氣,也帶來了沉淀和反思。

婚姻目的的改變使我們看待婚姻的角度發生了不同。

李銀河在《論婚姻制度的式微》中提到,在前現代時期,婚姻的主要目的是生育后代和私有財產的繼承,情感因素所占份額不重。

據社會史家研究,在前現代的歐洲,大部分婚姻都是契約式的,是以經濟條件而不是以彼此間的性魅力為基礎。中國古代的情形也差不多,傳宗接代是婚姻最主要的目的 。而現代婚姻中,夫妻雙方的情感因素所占份額加重。

因此,情感的多變性也帶來了婚姻的不穩定性。

我勒個wolege.com

既然我們結婚的目的是“和喜歡的人過幸福的生活”,那么,當婚姻失去了幸福感,或者這個“喜歡的人”變成了“可惡的人”,這段婚姻也就失去了最初的意義,那么我們是否還有堅持下去的必要?

這個90后姑娘還說,“選擇分開,很大原因是兩個人對婚姻的品質還有尊重感失衡了,兩個人不注重彼此的舒服感很久了。

“婚姻品質”“舒服感”這些大概在老一輩人眼中,都不足以成為一對已經生下孩子的夫妻分開的理由。在他們看來,有了孩子輕易離婚是不負責任的體現。

然而,一個在一段冷漠,缺乏親密感甚至充斥著爭吵和矛盾的婚姻中成長起來的孩子,真的就比一個一開始就坦然面對婚姻中失敗的孩子更健康嗎?

家庭暴力下長大的孩子在成年后更容易用暴力解決問題,見慣了爭吵的小孩會在潛意識里將爭吵作為夫妻關系的常態,一個長期不回家的父親也很難養育出家庭觀念強的兒子。

生活在勉強有一個爸爸一個媽媽的完整,卻不幸福的家庭里孩子,沒有看過好的婚姻的樣子,并且對“好”和“壞”的概念感到模糊,因為“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要多管。”這或許也是我們這一代人的婚姻頻頻出現問題的一個原因。

我勒個wolege.com

很多人都聽父母說過類似,“你要懂事點,要不是為了你,我早和你爸或者你媽離婚了”這樣的話。父母的出發點一定是好的,希望孩子身心健康, 同時又希望自己的“犧牲”變得有價值。

但這樣的“犧牲”究竟是為了成全孩子一個所謂的“完整的家”,還是成全自己做一個“好爸爸”“好媽媽”的心愿?

8

總有人批評90后是自私的一代,我想“自私”這個詞并不公正。

當解決溫飽不再是最棘手的問題,我們這一代人更加看重“自我”的追求和完成,也更加注重婚姻的質感。

從那些失敗的90后婚姻中,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會發現更多“自我”的覺醒,有想要為自己活一次的年輕女人,有不在家庭暴力中為孩子忍氣吞聲的媽媽,對于婚姻的忠誠度和婚姻質量我們也有了更高的要求。

在封建禮教的舊社會中,一紙休書幾乎就把一個女人一生釘在了恥辱柱上,到了我們父母那時候,離婚也是一件不光彩的事。

好在現代社會中女性的知識結構,收入水平和社會地位讓她們有了更多選擇的自由。也慶幸我們這代人,能更坦然的面對婚姻的失敗,認為這是一個“自我”與另一個“自我”試圖求得共存的失敗,而非對人生的否定。

我勒個wolege.com

與此同時,也不得不說,在大多數的90后婚姻中我們還不能找到兩個完全獨立的“自我”。

“自我”完成獨立,首先是物質上的,你是否能夠支付自己的生活方式?精神上,你是否我已經做好從原生家庭中脫離,組建新家庭的準備?換句話說,你是不是還在被你的父母左右?

還有更多的問題,你是否具備獨處的能力?你有沒有個人的追求和信仰?

一個離過兩次婚,在第三段婚姻中終于找到自己想要人生的過來人說,自我完善程度越高,你的婚姻關系越穩定。

兩個尚不能獨立的個體,何談共存。

9

《失戀33天》里有一句著名的臺詞,“我們那個年代的人,對待婚姻就像冰箱,壞了就反復地修,總想著把冰箱修好。不像你們現在的年輕人,壞了就總想換掉。”

前幾天我在京東上買了一臺咖啡機,我選的是上門維修,但是快遞小哥直接送了一臺新的。他說,這是公司為保證用戶體驗規定的政策。

憑心而論,作為一個每天都必須喝咖啡的人,壞掉的咖啡機的確給生活帶來了很多不便。而我既沒有自己維修的技術和時間,也實在不情愿守在家里等人來修。這種立刻上門換新的政策,在這個講求效率的時代是很有競爭力的。

這就是我們生活的快節奏時代,壞掉的冰箱就要馬上換掉。

但這究竟是不是一種進步?

我回答不了這個問題,只是感到有一絲惶恐。

我相信一定也有好的例子,但看到周圍越來越多的人因為小孩,因為孤獨,因為閃電般來臨的“真愛”急著步入婚姻殿堂,許下無論貧窮與富貴,健康或是疾病都不離不棄的誓言。

我們,是否真的準備好了?????

贊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