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有些基層辦事人員如此傲慢?

我勒個wolege.com

? 匿名用戶

我以前是基層公務員,在窗口。本來也是一腔熱忱,天天微笑,遇到貧困戶我幫著付車錢,遇到視障人士我扶著送到地鐵站,遇到忘記復印資料的幫著復印。

可是熱情和熱血也會在一次次被傷害后冷卻。

遇到過一個笑呵呵很慈祥的個體戶阿姨,各種資料不會填幾乎空著手來的。我一臉笑意幫著印表格,手把手指引她一格一格地填,幫著復印,還聽著她跟我說她的小客棧的名字是她兒子的名字。最后她滿臉笑意抬手準備在評價器上給我點“不滿意”,被我們科長給攔下了。科長問她:“您還有什么不滿意的呢?可以和我說嗎?我們可以改進。”她尷尬地笑“呵呵呵,也沒有,我隨便按一按嘛,這是啥我也不知道”,然后她偷偷瞄了我幾眼,很明顯她知道自己按的是對我的評價。她來取證那天還想讓我幫她用A3紙復印兩張副本,把副本掛店里正本存起來。我假裝沒聽見。她訕笑著再喚我,我冷冷說“機關的復印機不對外服務,因私復印請去外面文印店。”

后來和領導聊天,我說,這個阿姨慈眉善目,我耐心給她服務,給她的幫助超出了我的職責范圍。但是她居然一邊笑呵呵一邊悄悄給我一個差評,還無止境地要占便宜。這真是讓我后背發涼。阿姨對我的這份不滿意究竟從何而來?領導說,慢慢體會吧孩子,總有人會帶著天然的惡意,我們身在基層,你以后還能見識到各種各樣的人,別去猜為什么,你根本無法理解,想得多了只是徒增煩惱而已。

還有一個“##酒店”的跑腿辦事兒的人,喝了酒來辦證,一身酒臭。坐在我同事面前一副臭臉“叫個懂業務的人來”。那位同事看這陣仗被嚇到了。

于是我過去,坐下“請問您需要辦什么業務?”他噴著酒臭,用手指著我臉:“你確定你會辦嗎?找個會辦事的來!”我站起來:“如果您不確定自己辦什么業務,您先上官網查詢再來。”然后這人就猛地一拉我的胸牌要打我。立馬按了警報器。結果武警呢?沒來。保安呢?一旁站著。為啥?他是“群眾”,不能動啊。最后居然是我們副處給這腌臜潑才道歉!為啥呀?因為他是“群眾”呀!

這樣的事情多了,我自然也就和大部分前輩一樣,冷口冷心了。

其實很長一段時間,我早上上班前都給自己打雞血“要好好工作,讓群眾感到溫暖呀!加油!”可是下班都會喪成狗。一度天天回家大哭。那時候可能是有心理病了。總之后來一點也不留戀,家里人羅里吧嗦“金飯碗不能丟啊,那么辛苦考進去不能白費了啊。”可是我只想找個可以自由呼吸的地兒待著,不想再每天被大石頭壓胸口那般憋悶了。

———-跳槽分割線———

后來辭職,到了外資醫院,還是做窗口。這醫院掛號費是千把塊錢的那種。(雖然這樣說很難聽)由于消費水平的天然隔斷,這兒來的大部分客人都是在固定層次里的。

給這里的老人推輪椅,他們會給我寫感謝郵件;給孩子們拿個糖果,他們會說謝謝阿姨;給孕婦拿個酸奶,她們會看著我點頭笑。

因為我付出的善意都得到了善意的回應,所以在這里,我對每位顧客都是微笑服務的。

不是我非要追著有錢人屁股后面舔,而是我為我的服務對象盡心提供服務以后他們會友善地回應我,這讓我覺得我的努力是有價值的,讓我覺得努力工作友善待客有奔頭。

還跟大家分享一個事情,我們醫院也有過醫鬧,因為等看病不耐煩打了我們的窗口人員。結果大家猜怎么樣?按了報警器,保安大哥們一呼百應把醫鬧隔開,全科主任,一位外籍醫生,出來告知這位病人,“我拒絕為你提供醫療服務。如果你目前有緊急醫療狀況,我不得不接診,但我了解了你的需求并非緊急,所以請你去其他機構。我們的員工對人身冒犯抱零容忍態度,請你馬上離開。”

我們醫院素來以服務著稱,但也絕不是毫無原則地卑躬屈膝。有一種被客人尊重,被單位保護的感覺,我每天都能發自內心地微笑,真不需要自打雞血。

———-回憶分割線———-

有朋友問是不是工商,不是的。

遇到過一位大姐,貧困戶,來這兒咨詢一些補貼優惠。我很遺憾告訴她我這邊不是辦這個業務的。她一臉惆悵,喃喃自語道:“啊!這樣啊。我坐了兩趟公交來呢,回去的錢不夠了。”她并沒有吵鬧,只是自己很茫然地坐下來發呆。

我支援了她幾張一元零鈔。幫忙給其他單位打了幾個電話,把意見抄下來,然而那些建議似乎是隔靴撓癢不能解決大姐的實際問題。政策沒有覆蓋到,實屬無奈。

她走時還是非常茫然的樣子。

這是一件我現在想起來仍覺得非常心酸的事情。知道群眾需要幫助,卻覺得自己使不上勁。

時而感到委屈,時而感到無力。一線公務員的狀態真的很容易抑郁……

贊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