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燒烤攤

我勒個wolege.com

? 島上十點

在北上廣做游戲,十點下班是常態,所以別看天早就黑了,公司寫字樓旁邊依然燈紅酒綠,賣水果的、擺燒烤攤的、做炒粉炒飯的流動商販,早就占據好了位置,熙熙攘攘熱鬧非凡。

和同事開了一天會,討論核心玩法頭昏腦漲,卻遲遲不見結果。

我心煩意亂間一看時間,22:00。

腦袋放空,行尸走肉般按下電梯,刷開門禁、走出自動門,冷風凜冽縮了縮脖子,兩條腿自動走到了燒烤攤,拉了個紅塑料凳坐下。

要了份炒方便面、幾份脆肥瘦、牛蹄筋、掌中寶、娃娃菜,烤玉米,烤茄子加粉絲,然后拿出手機,玩了玩自己項目的DEMO包,看看能否借著冷風、提神醒腦后獲得一絲靈感。

老板見狀笑著說:“您這游戲,做的是SLG吧,核心戰斗換成了ARPG,本質上還是個卡牌游戲。”

我看了看老板,點點頭。

“要我說啊,放在前兩年,你這做法還有新意,外圍數值和系統直接照搬,再把核心的戰斗玩法換一換,比如換成ACT、消除,放置掛機都可以,就連戰棋今年不都做起來了嗎?抖音上全是它的廣告,買量這么兇LTV肯定高,接著再換個皮,什么三國、日式、和風古風如果有IP那是最好,準賺錢,唉但我看你這都不是啊?”

我還沒緩過來,剎那間以為自己在上班。

“對,我們不是做換皮,咱們做的是原創IP,玩法也是自己設計的,所以也找不著競品。”我轉過了手機,示意給老板看看。燈光有點昏暗,照得老板油光滿面。

“那可不行,兄弟你知道核心玩法要原創有多難嗎?你看看多少年了,才出一個MOBA、一個吃雞?玩法這東西別看它規則簡單,但是精妙的很。前兩天你們隔壁廠也有幾位來吃串,對對對就坐你這個位置,他們就聰明的很。”老板說著說著有點興奮,唾沫星子噴在烤碳上,火光卻更盛了,發出滋滋的聲音。

“怎么說,您給我講講。”我拉了拉凳子,靠近了些。

“玩法還是現成的好,STEAM上那么多些好游戲,什么絕地求生、黎明殺機、殺戮尖塔哪一個拿過來改改不是美得很,真讓你來設計一個吃雞玩法?你PPT寫完最后只有一個人能勝利,還需要一百人匹配,別說上線、立項評審會你就過不了。真要設計出來上線,黃花菜都涼了,更何況,玩家根本也不懂。”

“玩家不懂?”

“當然不懂了!懂的那批人太難伺候,你們伺候他們,喝西北風啊?”老板將烤好的串擺在我的面前,熱氣騰騰,飄著孜然和熟肉的香味。“我當年創業的時候,就是吃了個這個血虧。”

我看待老板的眼神充滿了詫異,沒想到這個穿著圍裙、頂著光頭腦袋、深夜開燒烤攤的中年人,也是游戲圈子的前輩。

老板不好意思地用圍兜擦了擦手:“我之前也是出來創業嘛,做手游,項目也有四五十人,這還不算美術外包,開公司有豪氣有情懷,總不能上來就換皮吧?結果后來玩法一直不滿意,拖著拖著沒錢了,只好硬著頭皮跑通流程,上了IOS,跟安卓渠道就更沒法聊了,人家壓根就看不上,上了IOS也沒動靜,沒多久就只好散伙了,后來只好去搞搞棋牌。”

老板把烤玉米遞給我手中,摸出一支煙來坐在旁邊,深吸了一口,吐出了一團霧氣:“買了套棋牌的源碼改了改,做房卡模式嘛,你也知道,有點灰色地帶,本想搞點錢東山再起,沒想到去年查得嚴,風聲緊,有的做得大的同行都被抓了關在河南,我就金盆洗手了。今年行情也不好,正經游戲版號都不發了,我就尋思我先擺個燒烤攤,你還別說,資本是真的冷冽,最近娃娃菜賣的好,羊肉串備的都少了,小白領也舍不得花錢,房貸要還嘛。”

“怎么就想起擺燒烤攤了?回游戲公司,找份工作打工也可以吧。”我啃著玉米,把燒烤也推在老板的面前,老板從腳邊拿起幾罐啤酒,擺在桌上抽著煙吃著串喝著小酒,然后擺了擺手。

“你不懂,我都快36了,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心態變了,真要回游戲行業上班,人家也不敢要啊,都是小年輕。不過我打算研究研究H5小游戲,第一步就是從燒烤攤搞起。你可別小看,我分析了周圍的寫字樓和小區,打算走小DAU高LTV精細化運營,所有的偉大,都是從渺小開始嘛。”我雖然疑惑,但是不敢出聲,裝作聽懂了點點頭,繼續等燒烤攤老板發話。

而老板好似看透了我的心事:“做H5小游戲面向的用戶,可能原本就根本不是游戲玩家,所以要先摸清楚人群,這和我做燒烤生意是一樣的,第一步先要觀察用戶,而這批玩家怎么觀察?你看看后面這個小區,每天來擼串的近百人吧,男女老少什么用戶都有,都是我觀察的樣本,我把他們按年齡和性別分為實驗組和對照組,看他們玩什么聊什么,做燒烤和做游戲其實就是做服務,這兩件事不懂用戶怎么行?策劃要有游戲化思維嘛。”

我目瞪口呆地聽著。

“所以我覺得做燒烤和做小游戲是有共性的,做個小游戲,成本也就幾萬,周期也就不到一個月,手游可是要幾千萬做一兩年,打法就完全不一樣。手游萬一完蛋,公司幾十號人一家老小怎么辦?”

說著說著燒烤老板的聲音慢慢變低,靠近我耳邊:“其實我打聽了打聽了幾個同行,算了算ROI,按我說,小游戲才是廣闊天地,大有作為。這批玩家以前根本就不是游戲玩家,又無需版號,你們這些做策劃的,根本就不懂其中的玩法,所以也常常被大廠和資本忽略。”

老板的眼神了放著光,我卻啞口無言,老板瞥了我一眼:不過啊,我還是打算做燒烤攤,掙的不比策劃少,生活也挺美,過日子嘛。”

我正覺說的也有道理,此時燒烤已經逐漸冷去,冷風又吹醒了我。我也不忍打擾老板的興致,起身掏出微信掃了掃老板的二維碼,準備付款之際,沒想到彈出的竟然不是付款界面,而是添加微信好友。

老板把煙一熄,站起來回到了燒烤架前,只留下了背影開始了下一單生意:“我做燒烤不為了賺錢,只是交個朋友嘛。”

雖然DEMO的玩法依舊一團亂麻,但是我卻一掃疲憊打起了精神,看著燒烤攤老板的影子也愈發的偉岸了起來。

贊 (11)